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book.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296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zj.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316
诱她_104时光匆匆,再见已是陌路人_河豚沒有毒_废文网
废文网 - 经典小说 - 诱她在线阅读 - 104时光匆匆,再见已是陌路人

104时光匆匆,再见已是陌路人

    

104时光匆匆,再见已是陌路人



    十年,弹指一挥间。

    英国。

    十月末的伦敦暑意消散,气温转低。

    牛津街一家开在路边的咖啡店里,靠窗的位置坐着留着清新利落中分短发,黑发不长也不短,大概在脖子的位置。身材瘦弱,长腿交叠,姿态慵懒的女人。

    清冷的灯光下,女人脸上覆盖上一层淡淡的柔光,桃花眼勾着漂亮的弧度。

    黑发下她的耳朵里插着一个耳机,目光专注地看着笔电里播放的画面,手上端起一杯咖啡,优雅地用勺子搅了搅,送到面前,鼻尖深深嗅了嗅。

    是不错的咖啡豆。

    片刻后,她收起电脑和耳机放在随身携带的爱马仕包包里,修长的手指拨了拨脸颊的发丝,优雅地戴上墨镜,起身踩着高跟鞋离开咖啡店。

    约好的时间到了,她得去隔壁的摄政街取东西。

    今天女人穿了件奶白色v领丝质衬衫,外搭一件浅土黄偏咖色的风衣,脖子上系着一条设计感十足的大牌丝巾,下半身是一条黑色宽松西装裤,脚上是一双黑皮红底的高跟鞋。

    搭配上她张扬个性的短发,让人看着时尚感很强,还很大方得体。

    短发的秦文晋自带一股别样的魅力,自信迷人青春活力,一眼就能在人群中看到她。

    过两日是她英国继父的生日。

    这老头子最近几年很喜欢中国玉石瓷器,前不久她托朋友去杭州购置了个不错的花瓶带过来,今天打算去取回来。

    约定的地方距离不远,索性徒步过去,期间她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看了眼来电,她缓缓接通。

    打来电话的是她的秘书,一个本科毕业于耶鲁大学的中国男生。

    薄唇凑近话筒,徐宇哲声线低沉,音量极轻:“Andrea,Aleaty的老板在公司,他想见你一面。”

    秦文晋的头发这几年不知怎得稍微带了点卷,手指拨了下耳边的发丝,无奈舒了口气缓缓出声:“他在你身边吗?把手机给他。”

    “好。”

    秦文晋这人说一不二,决定好的事情,轻易不会改变。

    半张脸露在阳光里,墨镜下的眸子微微眯了眯,似笑非笑,操着一口流利的伦敦腔道:“合同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而且你们公司现在除了被并购,大概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吧?”

    她的语气不急不慌,勾唇浅笑了下继续说:“在这次的并购案中我已经给到你们比市场价更高的价位,放眼望去只怕整个英国也没有这么高的价格。您要是还不满意,那我觉得我们没什么继续谈得必要了。”

    其实她给的价格并不算高,甚至比市场低很多。

    只因她是唯一一个还愿意给价位的,别的公司根本看不上这个走下坡的小公司。

    哈维利山庄。

    这是历代公爵府邸,也是秦文晋那个后爹在英国之一的家。

    生日宴一大早家里的佣人就准备上了。

    秦文晋回来时家里陆陆续续已经来了些客人,进入房间她摘下墨镜,一脸笑意走上前把礼物送给后爹,简单的客套过后便瞧摸摸躲上楼回房间了。

    她的房间在二楼,内置独立卫浴,更衣间,书房,整体大的像是在城堡里建了一个新家。

    如今她的房间还是粉粉嫩嫩的奶油风装扮。门一关,她毫无形象脱了鞋和外衣,整个人扑在柔软的床上。

    “Andrea,Andrea?”Marcia女士扭着细腰匆匆忙忙推门进来。

    “yes。”秦文晋嗓音慵懒,换了个姿势侧身脑袋枕着胳膊。

    Marcia一屁股坐在床边,伸手揉揉女儿细瘦的腰背以及乌黑的短发,“起来啦,等会儿跟我下去见客人。”

    秦文晋深深地呼了口气,语气懒散问:“Where&039;s   my   brother?”

    “他们在陪你爹地会客,ian在后花园。”Marcia起身去她的衣柜给她挑裙子。

    四个孩子今日都在,来的客人除了有他们夫妻二人的商业朋友,还有许多高官家庭。各个国家的人都有,从吃喝到周围装饰,人员穿衣都很讲究。

    一般情况她回家弟弟都会第一时间来找她,今天这么久还没出现那只有一个可能,“ian又在勾搭女孩子?”秦文晋翻了个白眼,不用看她都知道自己那个弟弟在忙什么。

    Marcia无奈叹了口气,摊摊手抿唇表示:你猜得很对。

    ian这个人打小就性格很开朗,很喜欢表达自己的情绪。

    秦文晋种种呼了口气,大字型瘫在床上,“我很累。”

    Marcia哀怨地看着她:“累也得今夜过去再休息。”

    撒娇没用,秦文晋挑了挑眉,认命了。

    “听宇哲说你们要去香港?”Marcia有一搭没一搭跟女儿聊天。

    “be。”她一手撑着脑袋,视线慵懒地看着妈妈,嘴角一瘪道:“我打算回北城了。”

    Marcia怔住,手上动作停下,顿了顿继续整理她的衣服,语气平淡道:“ok。”

    她早就料到了。

    女儿早晚会回北城去的。

    十一月,中国港城交易所。

    开始前主会场十分热闹,各公司高层代表一脸笑意寒暄问好,媒体记者们纷纷拍下这些美好画面。

    秦文晋在这次参加人员名单内。

    十分钟后发布会开始,现场所有灯光聚集在台上。

    首排视觉最好的位置,白色椅子上贴着秦文晋的英文名。

    主持人一身西装出现在台上,嗓音朗朗道:“非常高兴与大家共同相聚在HA集团香港联交所成功上市的发布会现场,我是主持人...欢迎各位到来...”

    这是她两年前在港城投资的一家公司,从零起步一点一点做到如今成功上市的地步。

    这也算是圆了秦文晋的一桩心愿。

    “今天我们群情激昂,共同见证这一历史性时刻。”

    随着主持人激动的发言,秦文晋优雅地走上台,从礼仪小姐的手里接过鼓槌。

    倒计时结束,她与HA副总南希一同敲下锣鼓。

    寓意未来节节高升。

    与此同时。

    北城。

    偶然刷电脑看到某新闻记者发的照片那一瞬,男人眉头微蹙,好似意识到了什么,胸腔起伏,灼热沉静的眸子直勾勾盯着照片里的女人看。

    似是要把她从屏幕里挖出来,摆在眼前,仔细瞧瞧这到底是真人还是幻觉。

    脑袋里关于她的画面越来越多,长发变成了短发,病态瘦弱的身材如今虽说不上胖但至少稍稍丰满了些,冷漠孤傲的气质变得自信大方许多。

    记忆里那张青涩稚气的面容与照片里的人合二为一。

    是秦文晋!

    他瞳孔微颤,心头一跳,表情又恢复了淡定。

    ......

    -

    临近新年,秦文晋给团队放了个假,连着春节一起放,长达俩月。

    海城沙滩。

    “你能不能别晃了?”南希无奈捏捏鼻梁,眼里透着烦躁,不耐烦说。

    秦文晋一身露腰泳装,丰满的胸和丰腴的屁股被包裹的严严实实,外搭一件网状白衣,站在南希面前晃来晃去做一些健身姿势。

    秦文晋翻了个白眼:“我这叫拉伸运动。”

    南希挑了挑眉,目光转向别处,戴着墨镜抿了口果汁。

    距离二人不远处的一张躺椅上,男人戴着黑色墨镜,呼吸继续,魄蓝地瞳孔紧紧盯着秦文晋,双手不由自主用力握紧。

    是她。

    Austin心里想与她相认的情绪此刻拉满,但他不能急。

    当年秦文晋被送回英国后没多久就一连经历了三次手术,第一次换心,第二次和第三次进行修补。

    每一次的手术都很成功,但第三次术中曾发生长达一分半的心脏停跳,脑部缺氧缺血。

    自那以后她沉睡了将近两年的时间。

    在所有人都以为她要彻底睡下去时候,秦文晋醒来了。

    清醒后,经过医生检查,众人发现她的记忆发生了一些改变。

    很多曾经的人和事她统统忘记了。

    无法探究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导致的。

    有可能因为打在后脑勺的那棍,也有可能与第三次手术时发生的心脏停跳,脑部缺氧缺血有关。

    总之,她忘了Austin。

    忘了自己在北城发生的一切。

    醒来后她开启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康复学习,从学习走路跳绳、用筷子吃饭,如何穿衣服系鞋带开始。

    像一个三岁小孩童,什么也不会。

    在英国的第三年,也是她醒来后的次年,秦文晋以优异的成绩考入University   of   London/伦敦大学经济学院,开启为期六年的本硕博连读。

    在此期间秦文晋开始属于自己的创业计划,从最初的投资咖啡厅书店餐饮行业开始,挣了钱又转移目光去投资金融和娱乐行业,今年她与南希努力打拼下来的公司正式在港城上市。

    这是属于秦文晋的十年。

    来海城休假的这几日秦文晋总感觉有人跟着自己,但转头看去什么也没,大家各忙各的,谁也没空盯着她看。

    难道是她多虑了?

    海边度假酒店。

    秦文晋穿着一身海蓝色比基尼飘在水里,缓慢地游了几个来回后慢吞吞游回岸边,细长的手臂从水里扬起,扶着台阶慢慢从水里出来。

    水滴顺着修长的天鹅颈一路下滑,滑过饱满圆挺雪白的胸部。

    比基尼很紧凑,好似快要包不住她呼之欲出的奶子。

    裸露在外的腰肢十分细软,腹部有两条清晰可见的马甲线。

    隔壁阳台上站着一个端着酒杯,明目张胆看她的男人。

    秦文晋随手从躺椅上拿过浴巾披在身上,乌黑亮丽的短发被她随意披散着,此刻头发湿哒哒的,发尾滴答滴答流水。

    她丝毫不介意,一双眸子直勾勾迎了上去落在他身上,好似要透过他身上的衣服,看清他健硕的身材。

    宽肩窄腰、长腿翘臀,五官俊俏深邃,下颌线绷紧,一双破蓝色眸子浸着深情。

    哦...成熟男人。

    他一定有腹肌!还有人鱼线!

    太帅了。

    简直让她有种蠢蠢欲动的...念头。

    秦文晋端着杯子抿了口果汁,步伐沉稳缓慢的朝着男人走去。

    成年人,只需要一个眼神,便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Austin淡定自若地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女人,用力握着栏杆,颤抖的手出卖了他的内心。

    十年了。

    他终于见到了秦文晋,天知道他有多激动。

    秦文晋嘴角微扬,眼底深处流光转动,笑容中透着一股捕捉到猎物的喜悦。

    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成熟的风情。

    与十年前稚嫩的少女不同。

    秦文晋冲着Austin笑了笑,浴巾解开扔在地上,撩人地把脸侧的发丝往耳后拨了拨,主动打招呼:“你认识我吗?”

    男人眸光幽深,他站的地方高,眼神正好落在秦文晋的事业线上。

    比十年前大了点,哦深深浅浅的伤疤也多了几条。

    Austin把她的问题抛了回去,“你想我认识你吗?”

    秦文晋笑得奸诈,懒散狡黠地目光睨着他,软软的唇动了几下:“想。”

    如此绝美的男人,她可不想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