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book.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296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zj.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316
相愛的運氣(H、甜文)_第84章 性侵事件(三)_嵐水月_废文网
废文网 - 经典小说 - 相愛的運氣(H、甜文)在线阅读 - 第84章 性侵事件(三)

第84章 性侵事件(三)

    

第84章 性侵事件(三)



    何逸懷哭著離開她的租處,獨自走回宿舍,沿路也不管被多少人注目,他的淚就是停不下來。

    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竟會像個女孩似的哭哭啼啼,直到回寢室裡,紅腫的眼仍偶爾滴下幾滴淚水。

    嚴敘看他哭得稀裡嘩啦,暗自驚嚇。怎麼這麼快?自己才和他的女神聊完不到半個小時,女神就能把何逸懷弄哭了?

    「你??發生什麼事了?」明知道可能是因為他跟女神告狀的緣故,嚴敘還是假意的詢問。

    「我看到聿熙和前男友在房間裡面??脫到只剩內衣。」他也不顧在乎說出這些會讓練聿熙的形象受損,只想傾訴自己的委屈與難過。

    「玩這麼大?」

    「我親眼目睹,她還說,跟我只是玩玩的。」想起進門時看到的那個畫面,,練聿熙穿著內衣被另一個男人抱在懷裡,房間就像剛戰過一回合的的雜亂,她做愛時一向瘋狂,兩人若是正在歡愛,幹得特別狂野也是合理情況。

    「但是??」嚴敘欲言又止,總覺得事情不太對勁。

    「但是什麼?」何逸懷不懂他的意思,怎麼會有但是?

    「也有可能是我的錯。」他最後還是忍不住承認。

    「跟你有什麼關係?」

    「我把你為了她要放棄去美國的事情告訴女神了。」嚴敘自首說出自己剛才做的事情。

    「什麼時候說的?」他抱持著練聿熙可能為了激他,找前男友演了一齣戲的心態來看待。

    「應該不到半個小時,我跟她約三點見面,跟她說了去美國的事,希望她可以勸動你,前後應該十來分鐘。」

    「這時間對不上。她不可能在幾分鐘之內就找前男友來,然後演一齣戲剛好讓我撞見,沒有那麼巧的事,而且我今天是心血來潮去找她,沒有事先約好。」

    「所以你的結論是?」

    「她應該本來就跟那男的約好要見面,卻被臨時起意去找她的我撞見,這才是最有可能的。所以她在你說了出國的事情後,索性就讓我知道她不是只有我一個——」炮友,這個詞他說不出口。

    「一個什麼?」嚴敘好奇提問,但他噤聲,只好自己推導,他們正在辦的事情是何逸懷也能做得到的,那就是——

    「??炮友?你之前說你們兩個在交往?實際上她只是把你當炮友?」他用手指做出圈圈、插插的動作。

    「你不要再說了!」他揮掉嚴敘手部抽插的動作,更加證實了他的推測沒錯。

    「事情都到這個田地,就不要再想她了。」

    「我這幾年的付出到底為了什麼?」他就是不甘心,明明感受得到聿熙的愛意,卻又要一次次的傷害他。

    嚴敘也不鬧他了,給予擁抱安慰。

    儘管如此,嚴敘心中還是有些疑問,剛才約練聿熙見面時,她的樣子看起來十分在乎何逸懷,怎麼可能轉身就投入另一個男人的懷抱?

    也許真的是她一手策畫的劇本,目的就是要讓何逸懷對她死心,好好準備出國留學的事,既然如此,他也不能辜負練聿熙的一番苦心,將這件事情戳破。

    隔天一早,何逸懷便前往系辦回覆韓主任,他決定要申請出國留學的事。

    系上的行政人員也跟著一起協助他填報資料,利用校友獎助金,獲得出國的雜費補助。

    雖然一直到出國前的近兩個月時間裡,他們仍在同一個校園內求學,但他卻再也沒有見到練聿熙,兩人就此分道揚鑣。

    另一頭的練聿熙,在好友的陪同下,前往警局報案,也將房內監視器的畫面擷取出來,交由警方抓人。

    夙無心打工的「安家基金會」是個協助弱勢婦女的非營利組織,她拜託基金會裡的主管幫忙,找了一位擅長處理類似案件的女律師協助。

    歷經了近一年的法庭攻訐,才讓吳志航被判四年有期徒刑,鋃鐺入獄,她也拿到一筆民事賠償金。

    只是練聿熙卻在這次事件後,對男人的靠近產生了心理陰影,就連外出打工,也要先調適心情才敢踏出門。

    她原以為被自己曾經發生過關係的男人性侵未遂沒有什麼,卻總在午夜夢迴時分,夢到自己被表情猥瑣噁心又散發臭味的男人強暴而哭泣驚醒。

    和她同吃同睡的夙無心見她這樣,知道她白天的正常生活只是在佯裝堅強,她的心裡卻沒有從這件事情走出來,心疼得要她去看醫生做心理治療。

    才知道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簡稱PTS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