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book.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296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zj.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316
[JoJo/总攻]变成幽灵肆意妄为吧_你也不想看着小幽灵饿死吧嘻嘻(微h)_我踏马直接睡觉_废文网
废文网 - 同人小说 - [JoJo/总攻]变成幽灵肆意妄为吧在线阅读 - 你也不想看着小幽灵饿死吧嘻嘻(微h)

你也不想看着小幽灵饿死吧嘻嘻(微h)

    “不愧是我。”

    “现在就别夸自己了!你都快死了吧?!”

    纯白一片的空间,一身黑的幽灵正有气无力抱着变出来的大型圆滚滚柔软抱枕,感觉上半身快被吞进去了。

    “本来就是死灵嘛。”

    “我不是指这个……你现在虚弱的连梦中背景都变不出来了!是不是连在现实中显形都做不到了?!”

    坐在旁边的西撒满是担忧和自责。

    “别这么大声,难受。”

    “抱、抱歉……”

    音量小了很多。

    “嗯,原谅你了。”

    “你给我生气啊……!”

    “想救你是我自己的事,没必要为我现在的状态发愁吧。都捡条命了就高兴点呗。”

    压根没什么情绪波动的幽灵看向人类。

    “啧…对我来说这很重要,你别管。”

    西撒是不想跟梓沧扯这些了。

    “哦。”

    不是很懂对方想法的幽灵又把下半张脸埋进抱枕,齐贝林都怕他把自己憋死。

    西撒:怎么会有这种性格的家伙…!

    “我很感激你,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这份…恩情,我一定会还的。”西撒无奈叹了口气,“还有,虽然知道你说不出什么好话但我还是想知道——为什么要废这么大劲救我…?”

    梓沧眨眼作思考状。

    “要正经的,喜欢这种就别说了。”

    “哦。”失去捉弄傲娇机会的幽灵看起来有点可惜,“你也知道吧,50年前,我看着你的祖父死亡这件事。”

    “……嗯。”

    “威廉提前好多年就知道了自己必死的命运。他没有逃避,反而选择直面它并留下了名为勇气的赞歌。那时候的我只能为他毫不迷茫的觉悟献上敬意和喝彩……”

    幽灵缓缓讲述着不为人知的细节。

    “拥有崇高精神的威廉接受了命运。当然,能否战胜命运无所谓,真正值得赞叹的是敢于直面命运的勇气……这就够了吗?”

    发空的眸子聚焦在西撒脸上。

    “我不认同。为什么齐贝林一族就注定要为了宿命实现自我价值然后彻底牺牲?为什么人一定要沿着命运安排好的轨道前进、觉醒、发光后再跌入同一谷底?人生苦短,他们难道不值得拥有多停留一会儿等腻味再走的权利?”

    因状态而有气无力但有着让人不自觉信服的冷淡声音停顿片刻。

    “说实话,他人的生死存亡与我无关——我始终都发自内心这么想。但……”

    死气沉沉的眸子映着齐贝林的身形。

    “——我想改变【命运】。现在这个剧本我看腻了。为了维持观众热情,稍微做点小改动也很合理,不是吗?”

    ……他是认真的

    西撒看着眼前哪怕姿势随意也依旧散发强大气场的虚弱幽灵想。

    梓沧真正想做的是改写自己已经腻味的剧情。救下他或许只是一步没那么必要但有点意义的行动,绝非肤浅的感性理由

    哈…明明可以说些半真半假的好话来刷好感,哪有真本性暴露说出不近人情的话减印象分的笨蛋啊,好机会都浪费了

    ……不过,这才是梓沧啊

    西撒并没有生气。

    他认识的梓沧表面上是肆意妄为散漫自由的任性家伙,了解后渐渐发觉对方内核是稳定而强大到足以对任何事都淡然处之的,真接近了才能意识到漠然恶灵其实很好说话也没脾气、对人对事主打一个真诚——虽然这真诚过于无情

    比起听好话,能更深层次的认识、了解、接近真实的对方显然更加重要。

    “总之就是这样。而且西撒还要给我当苦力……我都救你一命了,是不是不用发工资?”

    “等、上一个话题就这样结束了?不对……你不发钱谁养我?”

    勉强跟上新话题的齐贝林觉得还是自己未来的工资更重要一点。

    “所以人类好麻烦,小幽灵可是不领工资都能活的存在——”

    “史比特瓦根先生没给你发工资…?”

    “有发,不过我懒得拿现金好麻烦——所以钱都在spw那边,有事让他报销就行,嗯。”

    “不是,你…呃、没事……”

    梓沧那完全不觉得把钱上交有问题的态度让西撒觉得他也有点头疼。

    不对,一开始我想聊什么来着……?

    这家伙是不是故意转移话题啊?!

    西撒轻咳一声,离致力于憋死自己成为冰冷尸体的幽灵更近了一点。

    “我说真的,你的状态还好吗?有什么恢复的方法?”

    “别在意,男人每个月都有这么几天啦。”

    “我打你哦。”

    “过分。不过一瞬间退步到50年前废物水平的感觉真是让人着迷呀——”

    “真的抱歉…!”

    西撒感觉自己更加愧疚了。

    “不过也有方法。”

    “尽管说我一定做到!”

    一直倦怠面无表情的男人像是来了兴致,把旁边的青年自上到下扫视了一遍。

    ……有种不好的预感

    西撒僵硬坐在原地。

    “嗯,那来做爱吧。”

    语气轻松正常得跟聊天一样。

    西撒:……?

    “情感、欲望、生命力和灵魂都在我的食谱上,精力阳气什么的也算哦。”

    西撒:!???!??!!

    青年的脑子像是过载死机一般,等他成功重启,自己那张俊脸已经满面通红了。

    “西撒——”梓沧露出堪称纯善的浅笑,言语却非常无德,“你也不想我因为没有吃的活活饿死吧?”

    尾音甚至刻意显得苦恼可怜又无助。

    暗恋对象对你发出涩涩邀请,不答应还是个人吗?

    “我、那个……”

    等等等等!突然就…?!进度是不是有点快……不对这是「帮助」!摆正心态啊西撒·齐贝林!一句话就脸热也太逊了!!

    “可以?”

    “嗯……”

    于是,西撒就莫名其妙的躺靠在大型圆滚滚柔软抱枕上被梓沧俯视。

    “感觉你好拘谨。”

    “当然的吧!?我可是第一次和男人……”

    “没事,把自己想象成和你做过的那些女性就行,反正都在下面。”

    “……自从遇到你之后,我就没联系过之前那些小姐了。”

    “哦…?”

    “以后也不会有!”

    面红耳赤的齐贝林紧紧盯着状况外的幽灵,像是在表明心意。他甚至还记得对方难受,最后那句是用气音喊的。

    不过在破坏气氛这块,梓沧永远不会让人失望。

    “那你的花花公子人设不是崩塌了?”

    “……嗯,我要换个新的,专情那种。”

    不能急西撒,这种时候顺着说就好…!

    “也不错。”

    点头表示赞同,梓沧附身摩挲着青年眼角下的胎记,他们离得很近,就连呼吸都交融在一起。

    “说起来,西撒你一般前戏都怎么做?”

    ……不是,你能不能别提这茬了!

    “别提这些了,好吗?”

    努力保持面部表情的齐贝林开口,多少带着点咬牙切齿的意味。

    “我是想让你找找感觉啦,毕竟突然让一个只对异性有感觉的人对同性硬……”

    还怪贴心的……个鬼啊?!

    “不需要!”西撒即答,主动把唇凑近,“你一个就够了。”

    再跑题就有点不礼貌了,不过现在可比刚才连手都不知道放哪要强

    梓沧吻上去攻掠城池。

    不想让幽灵再说什么「西撒真熟练」「亲几个练的?」这种破坏气氛言论的青年一时不察,几乎是被碾压的状态。

    “呜…嗯……”

    一上来就这么激烈…?可是好舒服……梓沧的……话说为什么他会这么熟练啊?!

    沉迷吃醋的齐贝林甚至没察觉到自己的衣物被幽灵靠作弊解开,感觉自己的性器被微凉的手握住才受惊般弓了下腰。

    “哈啊…哈……什么时候?”

    “总之先射一次。”

    梓沧让西撒自己努力,转而去攻略胸部。

    “男人的胸有什么好摸的……”

    抚慰自己性器的齐贝林眼睁睁看着幽灵那双指节分明骨相过分好看的大手用下流手法玩弄自己的胸肉。

    不谈快感,光是这份视觉效果就足够西撒起反应了。努力有了效果的梓沧选择继续向上面凸起的小石子进攻。

    “诶…?等、有点奇怪……”

    自胸部传出的微小电流般的快感让青年有些无措,更别提梓沧还把其中一个含住。

    西撒感觉自己向来只是装饰用的乳首被纳入一个湿热的地方——刚才还把他亲的七荤八素头脑发热——里面那条灵活的舌会和沧这个人一样恶劣逗弄他,让他丢盔卸甲。

    牙齿也在咬……好奇怪,明明不应该产生感觉的地方却…!另一边也想要被同样对待……

    身下青年发出抑制不住的甜美低喘,手中动作因为忍耐新奇的体验早已暂停。

    “西撒,舒服吗?”

    梓沧对眼里泛起水雾下意识挺胸追求快乐的青年明知故问。

    “嗯……”

    不仔细听都会忽视掉的音量。

    “听不见——”

    被瞪了。

    更想欺负了

    梓沧接替西撒放弃的工作,朝最敏感的头部出招。许是别人来心理刺激更强更有感觉,青年弓腰并腿泄出可爱的呻吟,手紧紧抓住幽灵另一只空闲的手。

    “呜…!太、太过……”

    “流了很多水欸,果然很舒服吧?”

    反问恶灵恶趣味堵住出口,一副「不回答正确就不松手」的模样,躲不过的现实让羞耻心在线的齐贝林觉得自己的脸要烫得烧起来。

    “哈…你、别太……”

    总觉得沧在床上侵略性更强了,和平时那种随意的感觉不同…呜心跳得好快……别吃这套啊我!这样下去不是完蛋了嘛!

    “说实话,嗯?”

    西撒试图保持清醒,但对面一声暧昧贴近耳朵的「嗯?」就让他麻了半边身子,仿佛被电流窜一遍,最后那点矜持也因此丢个干净。

    “舒、舒服……好喜欢…沧……呜!!”

    奖励如约而至。

    青年沉浸在高潮中略微失神,胸口上的殷红伴随着色情喘息起起伏伏,下半身黏糊糊的一片狼藉,配合着他颜值在线的脸和绝佳身材称得上秀色可餐。

    西撒是金发,年轻的spw是金发,迪奥也是金发。难道我是金发控…?冲国人统一xp不是白毛红眼么

    梓沧又看了眼从头到尾一直脸红的傲娇。

    破案了,我是颜控

    ……

    梓沧打个响指将案发现场刷新后直接趴在新的大型圆滚滚柔软抱枕上。

    “燃尽了。”

    “别燃尽啊?!”

    西撒侧过身看向彻底不顾形象的幽灵。

    “感觉要睡过去了。”

    “那就睡会儿?”

    “不行。上回就是因为莫名睡过去,才没见到乔纳森最后一面,整个错过。”

    “…………”

    西撒说不出话来。

    梓沧为改变他的命运而遭受的代价,他没办法代替。梓沧所感受到的痛苦,他没办法消除。一觉醒来却发现熟悉的人已经逝去,如果是他的话,一定会感到悲伤和茫然若失。

    作为能长久存在的幽灵,必定会见证众多的离别。这样想,这种近乎无情的性格其实也不错

    沧就该是随心所欲的。任何苦痛都不应出现在自由的幽灵身上,任何事物都不应束缚他

    “没事,沧。”西撒握住梓沧微凉的手,“睡吧,我会叫你——不论什么时候,要叫多少次,我都会呼唤你的名字。”

    青年眼里的似乎是某种坚定。

    或许不只是颜控,真正吸引的也许是角色们眼中的光芒?就像我那堆闪闪发光的漂亮宝石一样

    ——看来这次绿宝石要上大分了

    “要是西撒完蛋了该怎么办。”

    “不会完啦!身体不是有你提前叫的基金会医生在治疗吗?灵魂这不是很好嘛……”

    “可是,有人看我睡不着。”

    “……我生气了哦?”

    “……好了。”梓沧摆摆手,“只要你活着我就会醒,要是到午夜12点还没醒你就想办法昏过去叫我吧。”

    “哦…这是什么能力?”

    “小幽灵的短时效[你死我也死]诅咒!”

    西撒:?

    乔瑟夫和莉莎莉莎在接受西撒去世的事实后继续深入旅馆追击瓦姆乌。在被卡兹、瓦姆乌两位柱之男和100只小面包吸血鬼包围之际,莉莎莉莎通过冷静谈判夺得一线生机。

    ——瓦姆乌对乔瑟夫、卡兹对莉莎莉莎的单挑对决,胜利者将得到艾哲红石

    莉莎莉莎作为人质留在柱之男的破旅馆,乔瑟夫则背着受伤昏迷的代理师父梅西纳返回他们在对面的高级酒店,收拾东西拿上红石。

    “……是乔斯达先生吧?请将伤者交给我们,SPW基金会的医疗人员会全力治疗的!”

    一个看模样是负责人的员工招呼着看起来就很专业的医生们帮忙卸下乔瑟夫背上的人。

    “啊…基金会在瑞士也要设分部?”

    “非常抱歉,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员工摇头,“不过我们是受到范塔兹玛先生指示才赶到的,要是再慢一点,齐贝林先生可就性命不保了。”

    员工看起来很庆幸,为一条性命的存活。

    “等等、你说……「齐贝林」?!”

    乔瑟夫说不清他现在是惊还是喜。

    “是的,西撒·安东尼奥·齐贝林。我们当时看到他浑身是血却若无其事跟没事人一样走进来的样子都吓了一跳,明明是那么严重的伤势…!真是不得了的意志啊。”

    ……不对。西撒还活着?那我和莉莎莉莎老师看到的是什么?沧的幻觉……?

    ——早有准备的医疗团队,不知为何一直感觉不到的幽灵,致命伤还能「若无其事」走路、浑身是血可满是白雪的路上却根本看不到血迹与脚印的异常现象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

    ……很疼吧

    乔瑟夫强迫自己冷静。

    “西撒在哪里?我想先探望一下。”

    “我来带路!齐贝林先生正好从昏迷中苏醒。不过还是要注意,就算自己有用波纹治疗,稍有不慎还是会回到鬼门关的。”

    波纹…很难受吧

    “啊…是么。”

    神色不明的乔瑟夫跟着领路员工来到临时监护室。

    “这是这里了。乔斯达先生有伤口也请尽快来治疗,不要硬撑!”

    员工没有得到回应,他看着高大的195乔斯达先生敷衍敲门后直接推门而入,沉默寡言面无表情还蹙着眉头,显得莫名……冷漠。

    只是很焦急想确认同伴的安危吧,他想。

    “……JoJo!”

    缠着绷带躺在床上的西撒看起来很惊讶。

    “呦西撒,看到你还平安真是太好了——我和莉莎莉莎老师还为你哭了一场呢。”

    沧不在这……

    “让你们担心了,抱歉……”

    而且看起来很愧疚。

    “该道歉的是我才对,因为不知道你的过去就随便说了很过分的话……你要是真死了我恐怕会后悔一辈子。”

    “啊,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太着急导致没法冷静交谈了……还得跟老师道歉,老师呢?”

    答应沧的道歉完成

    乔瑟夫简略将单挑对决的事说了一遍。

    “是么…我现在连动都费劲,剩下的只能靠你们了,不要逞强。”

    眼中的关怀不似作假。

    “伤患就好好在床上长蘑菇吧,乔瑟夫酱可要大显身手让沧刮目相看了——”

    他现在是在笑吧?真不可思议,感觉自己变成了两个人。一个因为西撒没死很高兴的在说些没营养的寒暄,另一个……

    “呐,西撒。”乔瑟夫尽可能保持正常的微笑,“你能活下来是因为沧吧。他在哪?我……一直没有在附近感受到他的存在。”

    “呃、沧他……”

    他能看到西撒在为难地整理措辞,以至于没办法马上说出事实。

    称呼变了…不过沧是西撒的救命恩人,这很合理,可以接受

    但是为什么没办法立刻说明沧的状态呢?这种宛如医生对绝症病人的家属欲言又止的模样……

    不行,不能胡思乱想。沧下午还在好好跟他说话,怎么会出事呢

    他现在真的很急躁,可又该死的清醒。

    “JoJo,冷静听我说。”西撒知道乔瑟夫在关于梓沧的事上一向冲动,“沧说他因为改变我死亡的命运而付出了一些代价。虽然没有明说,但他现在非常…虚弱,恐怕是暂时没办法在现实显形——用沧自己的话说就是「退回50年前的水平」……”

    “是么。”

    出乎意料,乔瑟夫只是堪称轻快地表示了解。但在西撒看来,这是非常异常的表现。

    喂喂…平常我跟沧单独说句话都会故意干扰的JoJo怎么可能这么无所谓啊?而且……

    ——我现在竟然从这样的JoJo身上感受到了冰冷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