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book.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296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zj.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316
[家庭教师]我会读心你们也会?(NP,总受,产乳,生子)_第四十七章_yellow熊_废文网

第四十七章

    【咦?斯库瓦罗是一直在看我吗?他发现了我的不同之处吗?希望我能和他双宿双飞,毕竟Xanxus再怎么好,也不过就是个家暴狂魔吧,斯库瓦罗这种斯德哥尔摩患者,在见识到了真正的爱情后,一定会幡然醒悟。就算后面xanxus再怎么弥补怎么追妻火葬场,斯库瓦罗都不会再回头,要永远和我在一起了!】

    (……)因为槽点太多,袁小飞一时理解不能,他直接把女二号的心声念了出来。

    “哈?”斯库瓦罗瞪向小飞,在想什么屁事,我怎么可能和你私奔!你到底在心里想什么!

    杀气弥漫。

    (哇,女二号想的事情好多,我这会儿才捋明白,所以女二号是要放弃xanxus,攻略斯库瓦罗了吗?也是,要家暴男洗心革面肯定不容易,而且看女二号的情报xanxus应该是对斯库瓦罗情根深种……)

    “碰!”“噼里啪啦!”“哗啦!”

    在一阵桌面大清扫后,牛排的主人扬着那漂亮的羽毛装饰,挨个瞪了在场所有人(尤其是袁小飞)后,并不安静地离场,只听到了身后一句(颠公)而差点发疯打人时,被斯库瓦罗重重地关上了门。

    袁小飞和尤娜被软禁在了这座豪华的酒店里,但比起小飞想象更糟糕的是,犯人们的食谱里没有牛排这个选项。

    ……

    “我要逃走了。”反正最近几天,都没怎么认真关押他们。

    “哈?”尤娜看起来特别惊讶。“哦。”【果然不是一路人,他好像不是冲着攻略来的,还是说他只攻略彭格列那边的?难道不懂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筐里吗?】

    对不起你说的我都听不懂呢,不过倒是可以套点儿情报。“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逃走,他们看起来都很厉害,我都不认识哎。”他显得很是蠢笨。

    果然,尤娜扬起了脑袋。“其实我也不认识啦,我们都是被抓来的不是吗。”

    【开玩笑!我能不认识瓦里安!我还知道他们马上要和彭格列做指环争夺战,虽然原著里他们靠绑架九代目也没能胜利,但彭格列顾及我,没准能让瓦里安获得另外的机会?啊,真的好想出场啊,大家在战斗力都超级帅气的,好想看他们为了争夺我各种战损……】

    后面话实在太多,小飞没太仔细听,总结就是瓦里安办的什么比赛输了,还裹挟了一个九代目,哦,阿纲是十代目,九代目就是他老爹?他爸被瓦里安绑架?但总之阿纲他们胜利了,不过很是狼狈……这个样子吧。

    战损又是个什么模样。

    斯库瓦罗在屋外听了个透彻,他揉揉额头,有个boss已经够让他烦心了,这些都是什么破小鬼,你都不知道自己被读心,还大声密谋个鬼啊!

    他们会输?瓦里安会输?斯库瓦罗想了会儿,现在彩虹之子们在彭格列那边,白兰·杰索似乎也在彭格列那边,瓦里安这边的人探听到彭格列已经激发了指环……喂喂喂,本来不是一帮臭小鬼吗?真有意思啊!

    输的话我可不怕!我会尽兴把那边的雨守给好好收拾一顿的!狼狈?不止,我要让他们站都站不起来!

    ……

    袁小飞还是脱逃成功,一路上人都没有,他推开大门自己跑开时,心里跟个傻狍子一样欢呼着,而事实上是玛蒙用了幻术扭曲了小飞的视野,其实他们几个都在,听了一路那心里得得得牙齿震颤害怕的声音,笑到要憋死。

    袁小飞心存恶意,因为瓦里安不给他吃牛排,连那块儿剩下的倒垃圾桶都不炫他嘴里,他觉得瓦里安是阶级革命的敌人,是资产阶级的渣滓,烧烧烧!

    他还没烧到别人时,在一阵噼里啪啦声音中,他却是被电焦的那个。

    “滋啦啦啦。”

    反正总是他倒霉,在即将到商业街的岔路口,袁小飞焦黑地倒了下来,嘴里冒着白烟。

    “弟弟!呜呜,弟弟,你怎么总是挡在我面前啊,呜呜呜,都是我,可恶可恶我年龄太小了打不过他!”

    蓝波扭曲着身子被瓦里安的雷守追得逃窜过来时,第一眼看见了缓缓倒下的袁小飞,那一刻他什么都没想,只是掏出了十年火箭炮,如果是未来的自己,一定可以打倒这个家伙……

    可是……

    可是啊……

    出来的那个人,要和我抢弟弟,好像他的已经没有了一样,可他没有了是他的事情,这个弟弟是我的。

    不想让十年后的自己出来……他会坏事……

    我要凭我自己打倒那个胡子大叔!

    蓝波不再是以前的蓝波了!

    角落里,正想出手帮忙,却在注意到蓝波·波维诺的眼神后选择了退让的白背心大叔皱皱眉头,看向倒地不起的少年。

    真奇怪啊,强效催化剂吗?那几个孩子也都是因为要去找这少年,才牟足了力气拜师,承接了指环,本来不可能那么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