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book.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296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zj.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316
危恋_第十六章_一颗麦芽糖_废文网
废文网 - 经典小说 - 危恋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琨茵悄然转过身,无声隐入黑暗,敏捷的游走货架之间,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对方和自己一样,隐藏了自己的气息。

    捡起一块碎玻璃扔到对角,碰到墙发出“喀嗒”一声,瞬间一道火光从右侧方亮起精准打到对面墙壁。手上枪快速上膛往那个方向射去,那人一避,也确定了琨茵位置。

    同时举枪反击,子弹在黑暗中交错,琨茵快速移动位置,将那人远远引离货柜,空气里弥漫着浓烈的火药味。双方一阵激烈的交火过后,枪同时想起发出空响,都没了子弹。

    货仓里的灯又再次亮起,电力系统恢复瞬间照亮对方位置。待韦伯看清站不远处的人露出惊异之色:“是你?那个兵团里年纪最小的.....坤?”

    琨茵冷冷的盯着他,没有回答。腰后传来火热的疼痛,衣服湿漉漉的,血水渗透了迷彩服的布料,刚才一颗子弹深深擦出一道伤口。

    “我那可怜的弟弟鲍勃,跟你一起参与了最后一次任务之后就再也没回来。哦,应该说9个人就你一个人回来还拿到佣金。”

    琨茵眸色暗了暗,不以为然:“废物接了不匹配自己能力的任务,死也怪不得别人。”

    韦伯撇撇嘴点头:“你说的对,S级任务不是谁都能接的。”

    韦伯扭了扭脖子,猛然冲上去狠狠一拳向琨茵脸上砸去,琨茵抬手一挡,反手砸上韦伯太阳穴,照着他脸上就是两拳,拳拳到肉,一脚把韦伯猛力踹到在地,身体砸到地面发出一声巨响,拽着头发把他从地上拽起来,拖着他到墙边死劲往墙上撞,韦伯嘴角流出血,但也倔强反抗,两人谁输了都是没命,慌乱之间抓到琨茵腰后的伤,血淅淅沥沥的流下更多血。

    剧烈的疼痛让他的力道稍稍减缓,韦伯趁机用手肘对着琨茵背部就是用力一击,彻底解脱桎梏,疯狂对着琨茵腹部就是一顿猛砸,一记勾拳把他打倒在地。

    琨茵想要站起来,腹部撕裂的疼让他眼前一阵发黑,又重新跪倒在地,韦伯舔舔嘴边的伤,抽出皮带死死勒住他的脖子,膝盖抵着他的背把他牢牢压制跪在地上。强烈的窒息感让琨茵脸瞬间通红,皮带勒紧的声音在安静的货仓里异常清晰。

    “听说那之后你就回去当你的大少爷了?怎么,好日子过多了现在那么废了?”

    “鲍勃最后的信号跟踪是在一条森蚺肚子里,嗯?能在同期选拔出来人能弱到被一条森蚺吃掉?”   边说边继续收紧皮带。

    琨茵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不能呼吸让他的额头青筋鼓起,脸色瞬间张红,喉咙发出沉闷的低吼,像野兽一样挣扎着。

    躲在柜子里的小兔听到痛苦的闷哼声,悄悄打开柜子,看到琨茵被狠狠地压制在地上,心里一紧,从柜子里冲出来,扑向韦伯,试图把男人从琨茵身上拉开,韦伯肩膀猛力一撞,周小兔狠狠跌在地上。衣服兜里滑出一把刀,地上的碎玻璃扎进纤细的手臂,顾不得疼痛,捡起刀没有任何犹豫,重重刺向韦伯的背。

    剧烈的疼痛使韦伯暂时放松了对琨茵的钳制,他站起身狠狠一脚踢在周小兔肩膀,将她重重踢飞,琨茵迅速起身,抽出军刀,闪身冲向那人,他的动作如同一只猎豹的瞬间爆发。军刀毫不留情地划过对方的喉咙,血雾随之喷涌而出,韦伯惨叫着捂住脖颈,他的手下意识的想要捂住伤口,琨茵手腕一转,军刀精准地一刀刀插入对方胸口,刀刀致命。那个人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最终只剩下一片死寂。

    琨茵再没了支撑的力气,直直倒下,周小兔爬起来冲过去撑住他,琨茵的重量压在她身上,被韦伯踹到的肩撕裂的生疼,一股冷汗不断从额头滑落,她咬着牙把他扶到墙边坐下。

    琨茵脸色酱紫费力咳出一口温热的血,小兔眼眶通红,“小叔.....小叔......”额头紧紧和他相抵,他已经说不出话,每一次呛咳,都会涌出血,女孩哽咽的颤抖着手,一遍一遍抹去他嘴边的血,袖口已被染红。

    “小叔....叔...我带你去医院,你...不会有事的。”小兔艰难的站起来,哽咽着,忍住肩上撕裂般的疼,想要把他拖到出口,还没走几步,就狼狈翻到在地上。

    再一次爬起来紧紧抱着琨茵的身体,一点一点地往前挪:“小叔.....你不会有事的。”眼泪不停滑落,打湿了琨茵的脸,时间变得无比漫长,力气耗尽,也才挪了一点距离,无力的倒在他身旁。绝望的哭喊。

    琨茵突然伸手一勾,将周小兔虚虚抱在胸口,这个动作用尽了他所有力气。

    “为什么....为什么....要来?”她嘶哑的哭喊,泪水滑过脸颊。

    “咳....咳.......只要你....乖乖的,永远不会不要你。这一年....你...乖乖配合医生吃药。”沙哑的听不出原来的声音,周小兔扒开他的手,爬起来颤颤的看着他,咬紧下唇,这句话狠狠撕开了她的心。

    “不准哭,周家....怎么会养出你这种软骨头。”琨茵嘴角牵了牵,想要抬起手摸摸她的脸,可是最终只能微微动动手指,周小兔双手轻轻包住他的手,这双手以前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炙热的,但现在,这双手冰一样冷。

    “琨哥。”亚罗满手是血冲进货舱,看着地上躺着的人,眼里透着浓浓的惊慌,地上这个满身血污的人,阿布说过他不能再受伤,这一年内脏破裂万幸救过来了,可这次呢?这个他一直崇拜的人,两次都是因为这个背叛过的女人受致命打击。一个背叛过的人就不应该留在这世上,哪怕最后代价是惨死,周小兔今天必须死,亚罗眼神渐渐冷下来,无声的往后挪了挪,腰间抽出军刀,利落刺下。女孩被猛力拉开,亚罗拿刀的手被琨茵死死捏住,手腕一转狠狠刺穿亚罗防弹衣,扎进胸口,琨茵紧紧抱住周小兔。

    “你敢....”琨茵沙哑的轻轻吐出两个个字,声音透着浓浓杀意。

    亚罗狠狠的看着插在胸口的刀,那双清冷的眸子里,写满了不懂,为什么一次又一次,为这个女人犯险。

    那么多年她当然知道,亚罗想要杀她,抱着她的琨茵呼吸更加粗重,手隐隐颤抖,小兔想要起来看他的情况,只是那只手就像焊死在她腰侧,不让她挪动半分,细细听着他的胸腔里越来越微弱的心跳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货舱外面的门被打开,清凉的风涌入,吹淡了空气里的血腥,阿耀带着人赶到,一来就看到到琨茵拿着军刀插在亚罗胸口一直没放手,血已经浸透亚罗的衣服,一手紧紧抱住周小兔这么惨烈的一幕。

    “琨哥。”他刚刚碰他到拿着刀的手,忽然琨茵泄了力,抱着小兔的手也无力松开,半阖着眼再也没了神采。

    “小叔叔....”周小兔趴在他身上,胸腔里再没了那微弱的心跳,货仓里回荡着她撕心裂肺的哭喊。

    陷入黑暗之前最后一秒,一片刺眼的暖光包围住他,直升机轰鸣声在耳边响起,他看到阿耀他们用担架抬着他放到直升机上,身边的景色渐渐变得虚无,他站在周小兔身边,女孩就好像看不到他,看着她哭的一副没出息的样,皱了皱眉一脸嫌弃,下意识想要摸摸她的头,可是手却直接穿过了她,琨茵抬起手愣愣地看着,直升机轰鸣声越来越响,快准备起飞时,突然身边的女孩冲出去,男人瞬间怒火冲上头顶,她有可能被直升机直接甩出去,可他没有办法拉住她,周小兔紧紧握住他的手,她这一举动也吓到了正在帮琨茵止血的阿耀。

    “你不要命了。”咬牙狠狠盯着她,这是阿耀第一次对她发火。

    女孩颤抖着管不了那么多:“小叔....这次我等你好不好,无论多久我都等你。”衣服里兜拿出那串佛珠戴在他手上,慢慢松开他的手,直升机快速升起,消失在夜空之中.....

    琨茵看着在天台哭泣的女孩,再一次感受到了无力,那道光亮又再一次包裹住他,这次特别温暖。安静午后的阳光火焰般炽热,庭院中高大的榕树叶被晒的卷曲,蝉在树上发出尖锐的嘈杂声,为这午后增添了几分焦躁。

    “小叔叔?”一声清脆的声音打破了这阵焦躁,琨茵思绪被拉回,站在楼梯上的他,看着楼梯口那个拿着冰棍穿着校服的小人儿。

    “小叔叔。”又用泰语叫了一遍。

    看着那张坚持的小脸,男人缓缓露出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