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book.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296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zj.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316
我是如何成为富二代的玩物的(SM)_真正的家_伯未有_废文网
废文网 - 经典小说 - 我是如何成为富二代的玩物的(SM)在线阅读 - 真正的家

真正的家

    

真正的家



    后来的事情,我记的不太清楚,我不太想承认自己被主人「操昏了」。

    我想大概因为前一天夜里的瞎想,而导致本就不足的高中生睡眠被透支到了极限。再叠加一天的惴惴不安、诚惶诚恐、聚精会神……让最后通神的高潮,成为了压倒我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

    吊着我的绳子松了,我瘫入了主人的怀抱。

    …………

    我从床上醒来,慢慢想起我还在他家里,落地窗外华灯初上,是万家灯火。

    我喊他的大名,不一会儿他便走进了卧室。

    “真有你的。”他嘴角挂着笑“你再不醒我就报警了。”

    “现在是八点,刚才你妈给你打电话,我让陈薄荷接了,你快清醒清醒,先给家里回电话。”

    他把我的手机丢到了我面前。

    “她说的是大伙儿一起在游乐场,你在坐过山车。”

    我哑然失笑,这样的说法也不算撒谎。

    “书包已经收拾好了,我现在叫车。”

    他陪我一起坐上了出租车,我家离这里并不远,路灯昏黄的光线一束束划过,车开的太快了。

    他冲我挥手,然后钻回出租车内,等我再回头时,车已经不见了。

    吃过饭,回到房间,手机里并没有他的消息。

    盯着和他的对话框,我犹豫片刻,发出了消息。

    “你明天干嘛?”

    “还想来蹭课嘛?”他回得很快。

    我盯着屏幕,下定了决心。

    “我想你。”我按出了发送。

    这次他回得很慢,慢的好像不会再回我消息。

    “主人,能做你的小狗就够了。”

    这是我第一次在对话框里叫他主人。

    左边弹出消息。

    “明天来我家吧,中午,先一起吃个饭。”

    我心下安定。

    随后,他发来一个新的地址。

    “这是哪儿?不是xxxx(前文的高档小区)么?”

    “这儿是我真正的家啊。”

    紧接着,左边又冒出新的消息。

    “我老妈在家啊,一起吃个午饭,好下午再一起出去。”

    …………

    果然,当小狗是幸福的。

    他真正的家所在的街道,作为历史标志事件,在历史课本上出现过,旁边有教堂、医院和公园。小区门前挂着“城市文明生活区”的光荣称号,小区里的楼体陈旧,透露出浓浓的生活质感。

    他真正的家像我的家一般,没有夸张的宽阔,家里的陈列有新有旧,都是真正生活过的痕迹。

    他真正的房间也像我的房间一般,衣柜、书架、书桌和床,装饰着属于他这个年纪该有的篮球明星海报和动漫手办,保留着他在飞速长大之前的孩子模样。

    他的母亲是一位美丽的妇人,三道冒着热气的佳肴接连端上,我上去帮忙,又被劝回座位,我慢条斯理的吃完,以最乖巧的样子感谢。

    等我和他一起出了家门,我的疑问和我的快乐一样多。

    经他讲述,前文提到的高档小区,是他常居海外的父亲,以“男孩子这么大了就该有自己的地盘”为由买给他的,甚至瞒着他的母亲,并表示“女人永远不会觉得自己的孩子会长大”。

    我长吁一口气“幸亏我没多说话。”

    “你也不傻。”他走在我身边,空气湿润清凉。

    之后他又帮我补上了前一天我睡着之后的事情,大概就是把我抱到床上,盖上被子,然后把陈薄荷从笼子里放出来,又与她进行了一番游戏之类的事情。

    印象较为深刻的点是,主人讲,当他把笼顶掀开,让陈薄荷站起来时,她完全站不起来,哪怕吓唬她要把笼子继续扣上,她也照旧蹲在原地,坚持说自己真的站不起来了,甚至又一次哭了,于是他只能把笼子端起,把她倒了出来……

    后面的事情他一直徐徐讲着,可我完全没有听进去,我沉浸在懊恼之中,他把我抱上床时一定是公主抱吧?为什么我完全想不起来?我本以为我并不娇小的身高此生注定和公主抱无缘。

    我想向他确认「是不是公主抱」,可我说不出口,羞耻和羞耻不一样,赤裸的羞耻是浪漫的羞耻,而愚蠢的羞耻就只是令人讨厌的羞耻。这个问题成了我心中存留至今的谜团。

    我们就这么漫无目的的在街头巷尾闲逛,他也没说要去哪儿,我也没说,仿佛两个人达成了默契,此时此刻,不去学习,不去恋爱,不去交友,不去运动或游戏,偏要故意浪费、挥霍掉这珍贵的青春时光。

    走到后来,他也不说话了,我们默默并排而行。

    其实我肚子里存了不少话头,但都是一些蠢到搞笑的题材,除了「你抱我的时候是不是公主抱?」之外,还有诸如「你以后三妻四妾我能排第几?」、「你吻我的时候心动了吗?」当然还有永恒的经典问题「你爱过我么?」

    但这些都不是现在该引出的话题,这些话题太功利了,并不适合当下的洒脱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