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book.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296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zj.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316
(咒回all虎)要靠精液充能怎么办?_你的身体是咒胎最好的温床_银贼_废文网
废文网 - 同人小说 - (咒回all虎)要靠精液充能怎么办?在线阅读 - 你的身体是咒胎最好的温床

你的身体是咒胎最好的温床

    虽然遇到了三只特级咒灵,但还好他们潜力爆发解决了这三只咒灵,可虎杖却疑似因为伤势过重陷入了昏迷,就连硝子也束手无策。

    没有人知道让虎杖陷入昏睡的是从五条悟那里偷跑出来的小狐狸,

    在外界眼里沉睡看的虎杖掉入了一片异空间,他在这里又看到了夏油杰,但却是高专时期的夏油杰——

    他看到了夏油杰一直坚持自己救助弱小的信念;看着他与五条老师、家入前辈共同度过的校园时光;也看到他每天吞下数不清的抹布味咒灵;看到少女在他面前被杀死、无数人却在他面庆祝时,他眼中的痛苦;看到他在面对被村民囚禁侮辱两个拥有咒力的孩子时他的终下决断……

    虎杖看到了夏油杰由一个正义的少年咒术师堕为诅咒师的全过程,看到他的彷徨、迷茫、摇摆以及他终极一生没走出的苦夏。

    在一切结束时,周围变得一片混沌。

    这是一种说不清黑白的颜色。

    而夏油杰,活生生得站在他的前方。

    他没有穿那身僧袍,而是一副高专时期的打扮。

    “你没有死?”

    夏油杰微笑着摇头:“这真是我的一缕残魂,而这里是我的生得领域。你这次和上次经历的都是我储存的记忆。”

    “为什么会选择我?”再次面对他,也许是因为刚刚看到的回忆,虎杖心中生不出敌意。

    “悠仁应该自己也知道吧,你的身体很特殊。”

    又是因为他的身体,这明明只是那个咒灵改造出来的……

    “外观并不是它最特别的地方。”夏油杰像是洞穿了他的想法,“你的身体里充斥着无穷的咒力,这是咒胎最好的温床,你的身体结构只是帮助你诞生咒胎的工具。”

    见他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肚子,虎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难道你是想…”

    “没错,我想在你的子宫中再一次诞生。”如虎杖之前的梦一般,夏油杰将手放在他现在还平坦的小腹上。

    这是个极大胆,有些超越虎杖认知的说法。

    “开玩笑的吧,我可是男生……”

    夏油杰没有说话,只是面露浅笑。

    “夏油前辈,我能理解你转变的原因,但并不能认同将人类全部杀死的做法,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他们都应该得到正确的死亡,而不是由其他人主宰生死,没有人有权利对他们直接宣判死亡。”

    “我很明白你的想法,所以,我们结下束缚吧。如你所愿,我会停止滥杀。”

    虎杖隐约想起曾经同样有人和他结下束缚,但他却想不起束缚的内容,只记得那人说过束缚是不可违逆的。

    “好,那么我同意。”

    答应下来的一刻,他便从沉睡中醒来。

    虎杖伸手摸向自己的肚子——

    他的肚子里真的已经种下一个生命了吗?

    被困在他体内的宿傩自然也发现了他的身体里又多出了一个灵魂。

    “真没想到原来男人也能怀孩子,你确是个怪物。”宿傩的嘴巴再次出现在他的脸上。

    虎杖有些无语得吐槽:“哈?你这个千年老妖怪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啊!”

    “小鬼,你最好把态度放尊重点,别在我出来后再求饶。”

    “别做梦了,你不可能有机会出来。”

    “你可以保持这份自信,用么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这句请让虎杖再次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这家伙不会也想……还不等他深思,他的房门就被人打开了。

    打开门的是正好都来看看,在他屋外碰上的伏黑和顺平。

    顺平率先走了进来:“虎杖,你终于醒过来了!”

    他惊喜的声音让伏黑惠也冲了进来,见虎杖没事人一样坐在床上,他多日来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虎杖朝二人伸出手打了个招呼:“哟。”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让家入前辈来看一下。”顺平走到他床边。

    虎杖摆摆手:“完全没问题。”

    “既然没问题,就不要赖在床上了。”与顺平相比,伏果惠显得格外无情,“跟我出去训练。”

    “欸?可是虎杖才醒。”顺乎有些不赞同。

    “没关系没关系,我现在可是好得很。”虎杖跳下床,向二人展示自己强壮的身体。

    伏黑惠走到他身边,眼神上下扫视他:“除了脑袋有问题,其他确实一切正常。”

    “不要胡说,我的脑袋可是……”

    话还没有说说完,突如其来的燥热感就一下席卷了虎杖的全身。

    他就像在沙漠中看到水源的旅行者一样,紧紧抱住了身边的伏黑惠。

    “伏黑,我,我想要……”

    看着虎杖已经被欲望熏红的眼睛,优黑瞬间领悟他的意图。

    “吉野,你先出去。”伏黑惠的手抱住虎杖的腰,安抚似的抚摸着。

    而看见虎杖直接扑入伏黑怀里,心里不是滋味的顺平自然不愿就这样离开。

    “悠仁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有问题?”顺平凑了过去,拉住他的手臂,想看看他的状态。

    顺平凑近他的一刻,虎杖下意识就要亲上他那一张一合着的嘴唇。

    还好伏黑惠眼疾手快,及时歪头,用自己的嘴将他的唇截获了。

    两人就这样光明正大得在顺平面前亲吻起来。

    “伏黑同学,你这是作什么……”反应过来的顺平既惊又怒。

    伏黑将虎杖从他身边拽走:“他现在需要我,你赶紧离开这里。”

    见虎杖已经迫不及待得开始脱他的裤子,伏黑只好咬着牙在他耳边说:“你就不能耐心点吗?”

    顺平想起来那天在窄小的夹道中看到的,七海前辈与虎杖在一起时的情景,他一下子都明白了。

    “如果虎杖需要的话,我也可以……”

    “别想。”伏黑冷冷得警告他。

    见顺平迟迟没有离开,虎杖又实在急切,他心里邪恶的种子也发了芽。

    伏黑将虎杖压在床上,在顺平的注视下,一下又一下粗暴得进入他,在他的讨要声中,把他最想要的精液全都灌入他的子宫中。

    而顺平站在床边,自虐似的看着这一幕。

    他早已确定了自己对虎杖的感情,就算他们中间有不止一个“第三者”,他也不会轻易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