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book.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296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zj.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316
【网王】不二的憋尿日记_二十一 白石 (带着贞操锁游大阪)_牛奶玉米_废文网
废文网 - 同人小说 - 【网王】不二的憋尿日记在线阅读 - 二十一 白石 (带着贞操锁游大阪)

二十一 白石 (带着贞操锁游大阪)

    二十一

    不二脸色有些难看,他刚去厕所看过,被幸村暴力对待的性器已经有些微微红肿了起来,被禁锢在小了一号的金属锁里,显得格外可怜。

    不二坐在新干线上,面无表情看着窗外划过的风景,脸上也没了平时的招牌微笑。早上的好心情早已荡然无存,听着身边学弟们的玩闹声,不二尽力忽略下身的不适,但金属套子的存在感极强,沉甸甸的坠着,小一号的卡环压迫着会阴,有些一抽一抽的痛。

    只是安静地坐着也会有压迫感,不二知道自己这次是没办法好好游玩了,想打网球更是不可能了。

    不二皱了皱眉,其实除了最初疼痛的时候不二有些气恼,过了那阵子之后不二已经没有很生气了,他更在意为什么向来和煦的幸村会忽然有这样的过激行为。

    随着时间的推移,加上众人嬉戏打闹,不二的注意力逐渐被转移,胯下的微微痛感似乎也没有那么明显了。到了后半程,也许是因为心情放松了一些,不二几乎已经感觉不到不适了,只是还能感觉到贞操锁的存在。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兴奋感,意识到自己的自由完全被他人掌控着,哪怕幸村本人不在这里,因为那把钥匙,自己还是完全被控制着。

    心理的兴奋带来的是生理变化,只不过还不等不二硬起来,就被下身的痛感刺激地皱起了眉头。只是微微充血的性器就顶到了前方的金属条,卡扣也紧紧卡着阴囊,带来了些许痛意。

    不二不敢再想,只能转身和菊丸聊天以转移注意力。

    下了新干线,众人步行去四天宝寺。

    每迈一步,双腿都会摩擦到金属锁,不二尽力迈出正常的步伐。半程之后,不二逐渐习惯了它的存在,可以正常走路了。

    可不二还是有些担心,按照手冢的性格,一到四天宝寺就会开始打练习赛,他可能根本就没有更多时间习惯贞操锁的存在。

    果然,刚到四天宝寺校内,众人寒暄几句后,就马上开始了练习。

    开场就是不二上场,他和全国大赛赢过他的白石组了双打。不二有些焦虑地抠了抠手指,现在的他连迈步都有些牵强,要全力比赛显然是不可能。

    没想到的是,白石几乎立刻就注意到了不二异样。

    白石走到不二身边:“不二,你没事吧?”

    不二一愣,马上反应到:“其实,今天有点不太舒服,但是没有告诉大家,不想让大家担心。”

    白石一脸了然的笑:“我明白了,我会帮你保密的。”

    接下来的比赛,白石几乎将所有接球和击球的动作都包揽下来了,他做的很巧妙,偶尔还会漏几个简单的球给不二,一局比赛下来,众人几乎没有注意到不二的异常。

    因为是练习赛,众人都只是以玩乐为主,倒没有很激烈,不二松了口气,感激地冲白石点了点头。

    时间很快到了傍晚。

    四天宝寺给青学安排的是温泉旅馆的榻榻米通铺,看着众人兴高采烈地换上浴衣,不二一方面有些烦躁,因为别说泡温泉了,这次的自己连换衣服都要躲着众人,另一方面却有些隐秘的快感,在所有人面前带着锁,几乎就像幸村当着所有人的面控制他一样。

    不二知道,如果这次不是幸村单方面做出了给他戴上贞操锁的决定造成了两人的矛盾,自己会因为带着锁而兴奋得无法自已。

    晚饭后,众人说要去泡温泉,不二只好以想出去走走为借口拒绝。

    直到躺下休息的时候,不二才明白这东西的磨人之处。睡着了之后身体不受控制,不二几乎每一两个小时就会被痛醒一次,到了后半夜,几乎是辗转反侧,疼痛难忍,又折腾了好一会,才勉强入睡了。

    第二天一早,众人都还在熟睡中,不二就被下身传来的疼痛感给惊醒了。他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是因晨勃而硬起的性器顶到了金属贞操锁带来的痛感。他忍着痛走到厕所一看,将硬不硬的性器充血顶着金属条,被生生挤出了隔痕。

    不二咬牙忍痛,只希望这阵不受控制的勃起现象赶快过去。可血气方刚的身体哪有这么容易平息,直等了好一阵,才算是没这么痛了。此刻的不二早已没了睡意,干脆梳洗一番,换了衣服出去散步去了。

    不二一晚上没休息好,显得有些疲倦,对接下来的行程也显得有些兴致缺缺。好在第二天是自由活动,大家各自去做喜欢的事情了,不二不想动弹,干脆和手冢一起待在室内看书。

    第二天晚上,不二过得更为艰难。几乎一睡着就会被痛醒,可越是辗转反侧,卡环便束缚的越紧,越挣扎越痛苦,不二像是一头困兽,无法入睡的苦楚让他处于油煎火燎的境地。

    到了第三天,被禁锢了两天的性器和阴囊有些红肿,疼痛从勃起时才痛转变为持续性的痛,几乎每迈出一步,被禁锢的性器都会摩擦到金属锁。痛感一次次叠加,为了减少摩擦,不二甚至不再走动,在路边找了一家小店,一坐就是大半天。

    期间,还正巧遇到了白石。

    白石见他脸色不好,主动搭话:“不二,你还是不太舒服吗?”

    听到白石的声音,不二才发现白石正骑着自行车停在路边,和他说话。

    不二忍着不适,笑道:“一点点,休息一会就好了。”

    白石将自行车停好,走到不二对面坐下。

    “你们的二年级正选都不知道去哪里了,球场只剩下一二年级的在特训了。”白石道。

    “嗯,我们知道,手冢不让我们多管。麻烦你们多担待了。”

    白石一挥手,一副都是小事的表情:“我们都懂,毕竟我们也快毕业了。”

    “对了,不二,你是哪里不舒服啊?我是保健委员,这里有些常备药,可能用得上。”白石热情道。

    不,常备药可能没有用,不二心道。苦笑着,不二说:“只是肚子不太舒服,不用吃药没关系。”

    “是吗?那不然我们聊聊天,转移转移注意力可能会好受一些。”

    不二欣然答应了。

    和白石熟悉了以后,不二发现白石和球场上展现出完美的圣书形象不同,日常是很温和很耐心的性格。聊天过程中,得知白石喜欢植物,且对毒草有研究后,不二十分感兴趣,白石也是毫不吝啬,将自己知道的知识毫不保留地告诉了不二。

    和白石聊天的时间过得快了些,在不二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天色已经傍晚了。不二接到短信,让他们到四天宝寺网球场集合。

    不二笑着和白石告别,约了下次有机会再聊,可随着他站起身,他的脸色变了变。身下的器具拉扯着他的皮肤,实在是疼痛难忍。

    白石见他脸色发白,问道:“是不是还是不太舒服?不如我骑车载你回去吧?”白石指着一旁的脚踏车。

    不二苦笑,他很不想麻烦白石,但他怀疑自己现在的状态可能连走出这条街都做不到:“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不会不会,正好我也要回学校看看。”白石毫不介意,他确认不二坐好后就向学校方向骑去。

    不二坐在白石身后,有些不快,他是真的不喜欢麻烦别人。他心中又升起些微对幸村的怨怼,幸村这次的行为,不止是对他,也对他周边的人造成了些许影响。

    这时,口袋中的手机震动起来。

    被疼痛折磨得有些萎靡的不二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的【幸村】二字,毫不留情地按了拒听。

    这两天幸村陆陆续续给不二打了有十几个电话,不二毫无意外全都拒听了。

    幸村看着手中再次被拒听的手机,如同困兽般地在房间走来走去。不二不肯接他的电话,他对不二这几天的情况一无所知,他甚至给柳打过电话,可惜柳对于这次青学和四天宝寺临时的合宿也知之甚少。

    幸村在不二离开的第二天意识到自己的过激行为。贞操锁是需要慢慢适应的,不二第一次佩戴就是这么长的时间,肯定会有各种不适。何况他为了不让不二自己想办法拿下来,特意选了小号的卡环,随着时间推移,很可能会造成下身充血破皮。

    幸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可能造成的后果,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幸村有些懊悔,他明知道不二吃软不吃硬的性格,怎么会一时不理智做出这样的事?不想让不二和他们过多接触的话,明明可以换个方式做到的,对于不二来说,疼痛的惩罚远远没有快感的奖励来的有用,这样过激的举动,只会将不二越推越远。

    他也想过直接去大阪四天宝寺找不二,却也知道这是下下策,不二看到他追过去,肯定会觉得他越界,也许会想从此和他断绝关系也说不定。

    幸村越想越心慌意乱,越发后悔起自己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