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book.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296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zj.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316
【综漫/慢穿】假正经_第138章 死神的报恩_你听我跟你讲啊_废文网
废文网 - 同人小说 - 【综漫/慢穿】假正经在线阅读 - 第138章 死神的报恩

第138章 死神的报恩

    千川再次醒来时,发觉自己所在的位置从狭小的车厢被转移到室内,身上狰狞的伤口已经被布条包裹起来。隔着包扎按了按,感受到伤口上传来的剧烈疼痛后,千川一边吸气一边头疼。

    不是错觉,伤口恢复得好慢……

    大概是听到了千川醒来发出的声音,门吱嘎一声开启,伴随着‘我进来了’的提醒音,出现在千川面前的是一张有些熟悉的稚嫩面孔,来人正是之前救了自己的那位小姐的侍女。

    “多谢你们救了我。”千川礼貌道谢。

    “这话跟清姬说吧,我是不同意收留你这种来历不明的家伙的,发现你的时候半边腰都要断开了,我以为你活不下去才由她的。”

    “我会认真的向她道谢的。”千川郑重回复,“请问怎么称呼?”

    “叫我小原就好了。”少女把水盆放在一边,然后示意千川伸直双臂,“你醒了就好办了,我来帮你处理伤口,顺便跟你说一下我们的情况。”

    千川看着少女帮自己拆开布条重新换了干净的包扎,没有抗拒的听她介绍他们的情况。

    清姬是北方小有名气的年轻艺妓,今天恰逢有城池找了除妖师除妖,清姬被请来就是为了除妖后的庆功活动助兴的,而千川掉落的位置又正好在他们前行的必经之路上……

    “……除妖?”

    “是啊,请的是很有名的行木法师……怎么这个表情?你不认识吗?还没问过你,你是哪边来的?”

    少女喋喋不休的问题千川一个没回,只是把疑惑放在了心里,决定等处理完伤口出门观察一下附近的情况。

    “都要保密吗……那你有去处吗?你是武士?武将?还是佣兵?”

    伤口清爽了许多,千川套上了床边崭新的、和清姬的侍卫一样的服饰,“给你们抬轿子的那些,是什么人?”

    “什么嘛,什么都没回答就问……”少女不满的嘟囔了两句倒是没生气,老实回答道,“是佣兵,妈妈花了大价钱请来保护清姬的。”

    “那我也是佣兵。”

    “哈?你不会是觉得佣兵比较贵就随便说了一个吧?”

    “怎么会呢,我就是佣兵。”

    “那你的武器呢?矛?弓?剑?刀?”

    “……丢掉了。”感觉有点没面子的千川补充道,“但是这些我都擅长,所以都可以。……给你们工作应该会提供武器吧?”

    看着小原怀疑的眼神,和隐约听到的落魄武士的评价,千川叹了口气不再多言。

    清姬是一个很慵懒又没什么奋进的欲望的人,只交谈一次千川就知道了。虽然是知名的艺妓,对下属却没什么架子,她跟小原的关系千川看不透,对千川又是真诚又天真的。

    但她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且是一个即将成年的漂亮女人。

    “这几年妈妈花了很多钱在我身上,就连随行的武士都是……跟你讲这些干什么。”上妆后略显成熟看不出年龄的清姬轻轻一笑,倒是没什么情绪,“我不需要你做什么,伤好了就走吧。”

    “我无处可去。”千川坦白了自己的处境,“说实话我对这里很陌生,但我会保护你,我很强,比他们都强。……但我需要武器。”

    “你不会是要骗了武器跑路吧?”清姬嘴上说了千川一句,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说起武器,我还真有一把,虽然是之前的客人送给我的,说是被诅咒的名刀……要吗?”

    千川接过小原递过来的刀,抽出后随手挽了个剑花,发现还算顺手后直接挂在腰间的空剑鞘中。

    “我会保护你。”千川郑重立下了誓言,看着清姬不怎么在意的摆手,却没有反驳什么,“我的名字是早乙女千川,请多指教。”

    -

    妖是个陌生的概念,千川倒是见过不少现世的人称呼虚为妖怪或怪物,但看了这里的妖后,千川才真的确认了,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世界的事实。

    除妖现场比千川想的复杂了许多,那位据说很有名的法师摆坛后,念了一些让千川听不懂的咒,念的千川快睡着了以后,才看到那个附身在人类身上的妖飘了出来,然后被法师打倒、贴符、撒灰、一鼓作气的完成了除妖。

    “每次都这么复杂吗?”千川小声问着身边的小原。

    “也不是,至少我看过其他没这么复杂的……可能这样比较厉害吧。”小原也小声跟他交流经验,倒是清姬在前方稳坐笑而不语。

    接下来就是她的工作了,作为艺妓和其他被邀请来的表演者一起,为今天除妖成功庆祝一番,可惜今天这里却出现了小插曲,在回去的路上一行人被这里的小贵族拦住了。

    “你留下,其他人可以走了。”贵族的侍从上前试图拉住清姬的手却被小原一把拍开,小原小小的身躯坚定的挡在清姬身前。

    “别动手动脚!”

    “清姬。”贵族坐在轿子上,只从门缝里高高在上的看着众人,“你们妈妈应该跟你说过,你的年龄到了,钱我自会付够,你应该明白吧?我不会跟不懂事的小孩计较。”

    “谁是不懂事的……”“这种事我要和妈妈当面确认。”

    清姬低着头,柔弱却不软弱的拒绝道。

    “呵……你也可以和你的侍从们确认,他们都是长期被你们雇佣的佣兵吧。”

    千川别过头看向几人,发现他们确实没有出言阻止的意思。

    “别不识好歹,我们大人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一个小地方来的…”侍从似是不耐烦了起来,强硬的推开并不高大的小原,又一次要握上清姬的手时却撞上冰冷的刀鞘,反被撞了个趔趄后跌跌撞撞的退了两步后失去平衡跌倒在地。

    “你!”

    “太近了,我们小姐年纪还小,请不要越过我与她交谈。”千川一边拉起小原,一边面无表情的把她推到身后,“还有请不要粗暴的对待我们的小妹妹,多谢配合。”

    “你小子!”

    跌坐在地上的人恼羞成怒的站起身后拔出刀冲着千川砍来,千川甚至刀未出鞘,只挡了两刀后似是不耐烦般以鞘做刃,对着男人的肚子来了一个重击,男人狼狈的再一次跌坐在地。

    “得罪了 。”

    “大人…!”跌坐在地的侍从只觉得肚子隐隐作痛,隐忍着怒意指着老神在在把刀别回腰间的千川,“他,他……”

    坐在轿子中的贵族终于拉开帘子正眼看向一行人,“你的主子没跟你说过吗?你应该跟你的同行好好了解一番再行动啊,少年。”

    “首先我不是少年,其次……”千川退居到清姬身后,微微低下头,“我并没有什么同行,只听命于清姬小姐,让她不用做她不愿做的事。”

    “……我们走。”贵族最后看了一眼千川,然后指示一行人离开,那跌坐的男人试图说些什么,却也只能愤恨的看了千川一眼后不甘心的离开。

    “你……好像还蛮强的?”小原好奇的侧头看向千川。

    “唔,大概吧。”并没有接触过这个世界的强力战力,千川也不知道自己的水平是怎么样的阶级,但如果刚才那种连刚考入真央灵术院的学生都打不过的水平是平均值的话……

    “如果只要从那种水平的家伙手下保护你们两个的话,确实是份十分轻松的差事呢。”

    -

    老鸨并未难为“不听话”了的清姬,只是似是而非的职责了她两句就放她离开,同时还带来了一个说不上好不好的消息:小船城正在招募艺妓,知名的青楼都要献上1-2名艺妓,清姬正在那个名单上。

    “被选上的人以后就留在城里……这名字好奇怪,小船?”

    “因为城主的姓氏是小船。”小原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解答,“今年真是奇怪,净是些艺妓招募……”

    “无所谓,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千川已经吃完饭,正百无聊赖的抛着手里的骰子,自回来后三人都是同桌吃饭,倒是没那些奇怪的讲究。

    “不行哦,如果要进城的话,没有妈妈的引荐是进不去的。”

    “诶?”

    “因为落魄武士聚在一起是很可怕的……大的城池不会接纳这样的人,只有成为随行武士才可能同行。”

    “至于随行武士……明天应该就会有招募了。”

    毕竟是去城里,如果被城主看上可是了不得的晋升,妈妈桑也不想做这种得罪人的事,和留下来的人离心是最忌讳的,所以干脆放话让大家自己去竞争,武力值最高的人拥有最先选择权。而为了减少楼内的人员损失,也欢迎各小姐私人雇佣的武士或佣兵来竞争这不多的名额。

    “平均每位小姐仅有1个随行侍女和一个随行武士啊……”站在被人为围起来的圆圈中间,千川听着作为裁判的武士宣读规则,话音刚落,随着对面武士的暴起,千川轻轻推刀出鞘。

    “真是抱歉,这样的话就不能给你们机会了。”

    -

    “然后呢然后呢?你打败了楼里最强的那个肉山吗?”

    “不要因为人家长的巨大就这样称呼人家啊,他有自己的名字,叫……”

    “那种事情无所谓啦。”坐在千川旁边赶马的全能少女小原,终于露出了一些符合她年纪的天真和好奇心,“也是一击就赢了吗?一击?”

    “啊,一击。”

    “那跟差点让你死掉的那个黑衣人比呢?”

    “我只是被他偷袭……不过确实比不了。”

    “妈妈桑呢?她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她问我要不要留下,还说能开现在楼里最强侍卫的三倍工资哦。”

    “哇,那应该很多钱吧!你都不心动吗?”

    “哎,受之不武啊,也不能去抢地头蛇的钱,只好跟你们出来混日子咯。”

    “切,真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