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book.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296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zj.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316
【王九】不要随便捡人回家_洗干净吹头发(剧情)_污鱼_废文网
废文网 - 同人小说 - 【王九】不要随便捡人回家在线阅读 - 洗干净吹头发(剧情)

洗干净吹头发(剧情)

    王九用浴巾裹住子晴,抱出浴缸。他抱着她走出浴室,放在床上。子晴早已陷入昏睡,头发却还是湿淋淋地滴着水。

    “喂,醒醒,先把头发吹干。”他边说着边从床头柜里找出电吹风。

    “唔,不吹……”子晴根本睁不开眼。这一整天的,先是被霸凌者们侮辱,又是被陌生男人施虐,身体和心理上都快散架了。

    “把床都弄湿了,快点起来吹干,我数到三,一……”他把吹风机丢在她面前的床面。

    “你直接数到三,然后把我头砍下来丢出去吧。我真的很累,就快累死了,你直接杀了我吧……”她还是闭着眼,用手臂把自己的脸环起来。

    这一天天的,净是些什么糟心事。

    就今天,中午,林嘉欣把她带到学校的午饭都洒学校厕所里;下午,林嘉欣和周志杰带人把她堵巷子里羞辱录像;晚上,被这个睡过自己的男人放在浴缸里淋水、剥光、口交。

    上个月,她救过他,把血淋淋的他捡回家,结果就是她被他睡了。把救命恩人睡了,也算报恩吗?那她宁愿他忘恩负义。

    前几天,黑社会绑架姜芷柔,不知道怎么把她也顺带绑架了。而且绑架她俩的黑社会里,竟然还有恩将仇报的他。他们把姜芷柔带下车进码头的仓库,把她独自留在车里。在她拿到车里小刀要把绑着自己的麻绳割断逃跑时,被出来的古惑仔发现。古惑仔把她扛进厕所,要把她奸杀时,她被他救下了,他一脚把那人踹飞了。感谢还没说,她就被他丢回车上车震了。

    事后,她是被他放了,但姜芷柔却没被黑社会放走。她不关心姜芷柔的死活,也不想因为好奇心害死自己,在他开车送她回她的小破出租屋的路上,她坐在副驾驶座上没敢问任何她困惑的问题;比如,他们抓姜芷柔、干嘛还要抓她,他们不放姜芷柔、他却直接放走她;所以她在这起事件中,到底是什么莫名其妙的角色?她很费解,她也不敢问。

    “不是这条路,前面那条路。我早就从那里搬走了,那个死人房东涨房租。”一路沉默的她终于开口。

    “难怪之前那里找不到你。”他悠闲地笑着说,却让她觉得浑身发凉。她才知道,原来那晚之后,他竟然在找她,这是报恩报上瘾了是吧?不是,你个黑社会就不能去叫鸡吗?

    他开车把她送到楼下还不够,还跟着她下车,跟着她上楼。破旧老楼的楼梯又窄又暗,她走在前面,他跟在后面,踏亮每一层昏暗发黄的声控灯。她也不敢回头看他,只敢一路快速上楼,听着她的布鞋和他的皮鞋踩着水泥楼梯面的声响。

    快到三楼,三楼的门开了。瘦削矮小的男租客阿强提着袋垃圾,准备下楼。他看见上楼的子晴,笑得猥琐:“阿晴妹妹,今日这么晚才回来?哥哥屋里有很多好看的影带,不如等阵一齐睇?”边说他还边向子晴走过来。

    “不,不用啦,阿强哥,哈哈哈……”子晴边说边扶着楼梯向后退。

    “阿晴妹妹,别跟哥哥客气嘛……”笑着的阿强越来越近。

    子晴慌张地向后退着,直到鞋底踩到的不是坚硬的水泥地而且柔软的鞋面,背部撞上柔软的人体。

    “这下是前有变态,后有恶人,死翘翘了。”子晴心里哀嚎起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踩你的!”觉得身后的恶人还是更有攻击力些,她边回头边跟那人道歉。

    刚扭头,就眼前闪过一道影和刮过一阵风;然后是阿强的惨叫和人体撞在墙壁上的声响。她回过头向声响那位置看,只见那人踩着阿强的胸口,把阿强踩在地上。踩着阿强胸口碾压的皮鞋上,还有被她布鞋踩出的印子。

    “别,别,别打了……”她从楼梯快速跑上三楼,抱着他的手。

    他扭头瞪她,她吓得快速把手收回。在他更吓人的眼神里,她后退开几步,和他拉开距离。

    “你把他打死,他死了事小,出租楼里死过人事大。房东要是知道了,是我把你带进来的,我就又得另外找地方租住了。我现在都快吃不起饭了,真的租不到这么便宜的屋了。您就大人有大量,放过他嘛,好不好?”她可怜巴巴地说着。

    “行吧。”眼神似乎没有那么吓人了。

    他踩着阿强的胸口蹲下,用手拍拍阿强的脸,发出渗人的笑:“哈哈哈哈哈,死靓仔,啊不,活靓仔,今天的事有一个字传出去,就把你打成死靓仔丢进江里喂鱼,哈哈哈哈哈。”

    “还有,从今天开始,你再敢靠近她五米之内,就把你的腿砍下来绞碎做鱼饲料。”

    终于上到六楼了,她掏出钥匙开门。刚开门,他就把钥匙从她手里抢过。说着“我的了”,他抢完就下楼,剩她呆呆地站在门口看着他跑走的背影。

    黑社会就是黑社会。

    第二天,就是今天,回到学校上课,就被姜芷柔的跟班兼所谓的朋友们狠狠霸凌了。中午,林嘉欣把她午饭倒学校厕所里;下午,他们逼她给他们五六个男生口交,还录像;再然后,他出现救了她,却让她也给他口交,他一个人简直比他们几个人还恐怖。

    她用手臂圈着脸,把双腿蜷在腹部,想着最近的糟心事。冷,湿淋淋的头发盖在头上很冷,薄薄一层的浴巾卷在身上很冷。那就这样吧,要么累死,要么冷死,要么被他杀死。

    昏昏沉沉的,她感觉身上被盖上被子,耳边是电吹风的声音和热风。

    “谢谢……”迷迷糊糊的,她从臂弯里探出头看他。

    接着感觉自己被用被子裹起来,被他扛在肩上,又放在他腿上。热风吹着,手指拨弄头发,指腹摩擦头皮。太累了,还没等吹干,她已经坐在他腿上,头靠着他的胸口睡着了。

    终于吹干,他低下头,用脸蹭她还热热的头发,她头发有他洗发水的气味。放下吹风机,捧起她的脸,看着她陷入睡眠的脸,上唇左侧唇面上被烟烫出的圆形疤痕还没消退。

    他低下头去,用自己的唇贴她的唇。鼻尖都是在她身上的他的沐浴露和洗发水的气味。他的唇感受她的唇,感受她的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