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book.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296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zj.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316
优等生(校园双性np高H)_道德摆尺_雾风袖_废文网
废文网 - 经典小说 - 优等生(校园双性np高H)在线阅读 - 道德摆尺

道德摆尺

    

道德摆尺



    朝昭猛然瞪大了眼睛,这次还没来得及表达震惊,就被裴子野一个毫无技巧的深顶没入女穴口,热汗顿时顺着额头滑了出来,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眯着眼睛感受着那根热烫的东西无止尽地在往宫腔里戳,连小腹处都有些被刺戳的涨痛感,不由得及时出声收敛讨饶:“慢一点……哥哥……我是第一次。”

    裴子野怔了一下,眼中划过一丝意外的神色,随即缓缓压抑了想要在他体内横冲直撞的念头,俯身亲咬他的肩颈,唇舌反复吮吸着他的锁骨,种下一个又一个新鲜的印记。朝昭伸手攀住他的肩膀,细白的手指抓挠着颇有些强健的手臂肉,稍稍扭动着尝试放松了太过紧涩而收缩的女穴,还没等到真正完全适应,裴子野又迫不及待地往里面塞了一截,几乎要把囊袋一块塞入进来。

    他承受不住地低低呜咽了一声,感觉体内渗出了更多的黏液,湿润浇在埋在女穴中的龟头上,被堵着封在穴内,烫热得它又悄无声息地大了一圈。裴子野的眼内缓缓沉了下来,憋红了眼,此时也不管他是不是第一次了,提跨挺腰就是一顿猛肏,把他几乎按着顶到床沿底下去。

    一直挺动了四五十下,缓过了那阵难捱的心火,裴子野这才减缓了速度,把他抱着翻了个身坐起来,大掌收紧裙摆遮掩下浑圆白腻的臀肉,揉捏着掐出一个五指红痕,并引导着对方自己抬腰自己把控节奏。

    朝昭实在虚软没有力气,几乎整个人用手支撑着他的胸口,才能勉强坐起来,身上全是密密点点的青紫吻痕。他的肌肤绵密得和豆腐一样,被顶一下手臂和肚子上的皮肉就颤颤巍巍翻起浪来。裴子野觉得实在好玩,一边挺腰往上顶,一边掐住他的腰部让他整个人坐下来。

    手指间的肉如同上好的流质脂玉,嫩到稍一用力就掐出泛红色的印痕。如果一不小心碾撞到某一个敏感点,朝昭就全身发酸发软,瘫倒在裴子野的胸前,只余下已经被撑大到极致的湿红的屄,如同被搁浅的鱼唇一般,一张一闭地开合,在努力地吞吃着巨大粗长的性器。

    裴子野实在是有些过于持久了点,朝昭收缩着女穴都高潮了两次也没能让他射出来,反而让他逮着机会肏开正处于最敏感时候滑润的阴道,再次奋力地研磨着他最受不了的那个点,直到他迷乱到连脚趾都蜷缩起来,指甲狠狠地抓挠过后背,这才把又浓又多的精液一股脑地送入朝昭的体内最深处,终于结束了这场累人的性事。

    裴子野流氓一般地把他的脸掰过来,细细而满足地亲吻过他所有留下来的痕迹,感觉到朝昭怕疼地瑟缩了一下,于是喑哑着声音哄道:“放心,下次我有分寸了,不会再这么狠弄你了。”

    “没有下次了,”朝昭闭着眼睛无情地回绝,“做这种生意我从来不接回头客,没有例外。”

    裴子野顿时不太高兴地拧起眉:“不接我的你要去接谁?你不是说我是你的第一次吗?”

    “那你就当我对谁都是这么说吧,”朝昭掀开眼皮嘲弄地看他一眼,“临时助兴项目您不懂吗?”

    裴子野的脸顿时满含着阴戾:“你骗我?”

    “不是吧,”朝昭见他的模样有点像是被欺骗感情的纯情少男,不由得捂着眼睛闷声笑出来,“顾客您之前还说凑合凑合上了,现在完事各不纠缠不是正和你心意?”

    裴子野回想了之前对朝昭的态度,确实有些挂不住脸,但依然面不改色地辩解:“那……那也只是刚才,你接单的时候也没说以后不接了,这是你不负责任。更何况接我的和接别人的不是一样,还省去一些麻烦。”

    “不一样,”朝昭满脸认真地告诉他,“我只想赚钱,不想处理纠缠不清的人际关系。”

    “……”裴子野对他的答复相当不满意,当即不爽地踹了一脚椅子,吼道,“那我也不是白嫖,我说了我可以付钱,你怎么有这么多破规矩?”

    “我说了……我没有回头客,”朝昭话还没说完,就被裴子野强势地逼入局促的飘窗一角,居高临下的气息铺天盖地地压迫着他,只能无奈地放低了声音继续弱弱地申明,“……你也不能不讲道理。”

    “我做事从来不讲道理,”裴子野乖张而带着点威胁地说道,“如果你不答应,那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答应。可以闯进你的班级把你关进洗手间里挨肏,可以在上课时把你锁在器材室里挨肏,更可以在你放学后把你绑过来挨肏。”

    裴子野又露出恶劣的笑容,热热的气息扑在耳朵上,滚烫而又流氓:“最最重要的是,我还知道你的秘密。”

    ——

    朝昭被忽然振动的手机铃声吓了一跳,连忙关掉了不知道冲了多久的水龙头,慌忙地从裤兜里拿出手机。

    他本来以为又是沈萧宁打来的电话,心里还有几分要接不接的犹豫,定睛一看没想到居然是任穆打来的。

    任穆一般很少在他借口打工出来的时候给他打电话,除非是学校那边发生什么事了,他顿时想也没想地接起了这个电话。

    “喂,朝昭,你现在还在打工吗?”任穆那边传来了呼呼的风声,听着不像在教室。

    朝昭还在酒店的洗手间里,闻言不由得犹豫了一下,这才回答道:“今天收工早,我已经准备回去了。”

    “那我来送送你吧,我正好逃课出来了,”任穆爽快地约定道,“就在你打工的地方门口,你等等我。”

    “可是……诶?”朝昭还想说些什么,那头已经挂了。他呆愣了一下,连忙低头仔仔细细地再洗一遍脸,把脸上化妆的痕迹全洗干净,再好好整理了一番新换上的衣服,确认身上的一些痕迹都被遮掩住了。

    随后他和做贼一样装模作样地跑去他借口打工的便利店门口,假装才刚刚忙完,插着兜等待着任穆的到来。

    任穆是骑着他最近买的街车KTM来的,明明本来应该十分酷炫又拉风,但他手里却煞风景地提着一个小女生才会拎的布包,看到朝昭时眼睛都亮起光来,一直兴奋地冲他招手,边招边利落地往这边跑。

    不过四五十米的距离,硬生生被他招出了隔河对岸的味道。

    朝昭简直哭笑不得,看见他手上还拿了东西,于是好奇地开玩笑问道:“你拿了什么来?不会是没做完的作业吧,我现在可没有心思帮你写。”

    “不是,”任穆看着朝昭直白看过来的目光,难得得从心里生出点不好意思,支支吾吾地回答,“我……我就是怕你忙到没有空……太忙了……不吃饭……所以我……”

    他一咬牙,还是说了出来:“给你回家做了一碗面,就当是吃夜宵吧。”

    朝昭本来被裴子野折腾到现在,连走路的脚步都是虚浮的,整个人连手指都懒得再抬一下,也早就忘记了吃饭这回事。

    但此刻看着任穆手里头端着的,被用心地装好在保温食盒里,还是热腾腾的一份牛肉鸡蛋面,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颇为意外地打量着任穆,百感交集般哽住了喉咙。

    “趁热吃吧,等下坨了。”任穆却觉得尴尬得要命,浑身不自在,把食盒和递炸药一样交到朝昭手上,催促了一声,“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快点吃。”

    又自己在心里默默补充道:会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