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book.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296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d:/data/zj.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www.xkdzgs.com\web\inc\function.php on line 316
嗅觉动物_(九)_刘托邦_废文网
废文网 - 经典小说 - 嗅觉动物在线阅读 - (九)

(九)

    

(九)



    大暑前后,衣裳溻透。

    休养一周,身体终于没那么难受,但暑热仍缠得人头昏脑胀,睡到半夜,纪樱被低气压憋醒,空气中有潮湿的泥土味儿,大概要下雨了。

    关上窗,她摸黑下楼去院子里透气。

    子夜的月亮被云遮得晦暗,借着微弱光线,纪樱看到那个仰头望月的身影,不过三五米的距离,她却再不敢向前,一周以来他都在刻意回避她,而她也没了之前的勇气,经历过最亲密的事儿,反而因有所顾忌而变得生疏。

    夜风起,她只穿了轻薄的睡衣,被夹着湿气的风激起一阵战栗,但她不想上楼,就立在那里远远看着。

    夜空突然闪亮,云层中似乎裹着一串断线的珍珠,一颗一颗掉入人间。

    “咔嚓”炸雷响起,引出此起彼伏的轰隆声,暴雨倾盆而下,那个人毫无知觉般一动不动,任大雨浇个透。

    纪樱冲出去拉他。

    “季迎,下雨了。”

    他当然知道下雨了,他还知道她蹑手蹑脚地下楼,悄悄躲在廊柱后面看他,但他不想离她太近,只希望她尽快上楼。

    但此刻,她抱住他的胳膊,轻薄的袍子紧贴着身体,女性的特征一览无遗。

    雨水淡化了她身上的腥膻,身体自带的清甜已盖过狼皮赋予她的特殊气味,而他,正因这种跨界的气息躁动不安,雨是凉的,他却越来越热,做为人类的意识和身体猛然觉醒,季迎对此感到惊恐。

    “季迎,进去吧!”她拉着他朝门口走,完全没意识到饱满的胸正蹭着怀中的手臂。

    季迎经历了人类的煎熬,为这属于人类的细腻柔软和清香,做为兽是多么自在,可以肆无忌惮地与配偶交配,而此刻他却只能克制,他已经错了,不能再错更多。

    纪樱危险而不自知,还在强行拉扯悬在防线边缘的人,柔软的乳房与坚实的肌肉蹭来蹭去,撩起季迎的腹火。

    忍无可忍甩开手臂,纪樱被甩得趔趄,她穿着小羊皮底绣花拖鞋,沾了雨的鞋底更加湿滑,后退几步没收住劲儿,‘噗’地跌进水里。

    两个人都怔住了,隔着雨幕看到对方眼睛通红,一个是委屈,一个是烧的。

    雨越下越大,伴着雷鸣,地上的人索性不起来,不知在和谁置气,最后还是季迎妥协,走过去拉她。

    她打掉他的手,就知道装好人,让雨淹死她好了。

    季迎从不和她废话,弯腰将人托起朝门口走,她又开始发疯,边蹬腿边捶腋下的手臂,却不敢出声,虽然有雨的掩护,也怕楼里人听到。

    得不到任何回馈,纪樱气急败坏,不管不顾,逮哪儿挠哪儿,给她喜欢的俊脸挠出一条条血道子。

    脚步终于停下,脸上的血被雨冲成红水滴在雪白的胸口,一道闪电划过,挂满血水的脸像索命厉鬼,纪樱被镇住。

    厉鬼的脸越来越近,双眼仿佛吸魂的深井,她吓得闭上睛,嘴却被一团火覆上,湿润柔软,属于人的温度。

    她和钟易亲过的,却从未有过如此悸动,连指尖的细胞都为之跳跃,虽然他亲得笨拙,也不善用唇舌,惯爱用咬的。

    她开张嘴巴,引导他的舌尖探入,一旦上套,便被她的舌头缠住,直到他反客为主,将她勾回自己的领地。

    他该是天生的接吻高手,几个回合下来,便已掌握要领,把纪樱亲得情迷意乱。

    她浑身瘫软,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不知何时双腿盘上劲腰,臀下如火盆炙烤,暴雨仿佛化成焦油,将火浇得越来越旺!

    “季迎,季迎……”纪樱像条溺水的鱼,承受不了强烈的情感冲击,男人的体温透过湿透的夏衫烫得她一阵阵颤栗。

    季迎淹没于人类的爱欲旋涡,比兽更复杂,却比兽更热烈,可他不能再继续,他终究是要毁了他们的!

    在纤细的脖颈上狠狠咬了一口,她疼醒,也叫醒他,喘息与心跳声盖过雨声,躲开她火热的视线,将湿漉漉的人抱回房内。

    纪樱回魂,发现自己正躺在浴缸里,哪里有季迎的影子,若不是地面湿漉漉的睡袍,她会以为刚刚做了一场春梦。

    早上看到季迎脸上的伤,她终于确定昨晚的一切不是梦,红肿的两道,交叉在右脸上,非常显眼。

    一贯不爱管闲事的纪连盛忍不住问他咋回事儿,季迎一贯沉默以对,纪连盛早见怪不怪,却见纪樱在一旁窃笑。

    “你欺负人家了?”

    “才没有。”分明是他欺负她。

    纪连盛本来也是随口问的,小插曲就算过去了。

    上午江雨眠过来送土特产,见到季迎脸上的凛子,非要帮他处理一下,这点儿皮外伤对于季迎来说,无关痛痒,江雨眠怕他留疤破相,问她娘要来消毒水和红药膏,让他坐下给他涂。

    季迎正要拒绝,瞥见对面纪樱的脸色,当下改变主意,顺从地任江雨眠摆弄他的脸,不能再让她靠近了,照此发展下去,她什么时候才能和那人成婚,他什么时候才能以牙还牙呢!

    眼睁睁看着他仰起头,任人摸脸,还挺受用的样子,纪樱快气疯了,早知道把他脸挠成地球仪,让人给包成个粽子才叫好看。

    她不好和下人的女儿计较,江雨眠又不是她家雇的,只能摔打沙发靠垫解气。

    江雨眠的注意力都在面前这张脸上,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被浓烈的男性气息迷了心智,她脸发烫,连手都是抖的,伤在右脸,可她好想摸摸挺直的鼻梁和性感的嘴唇,许久没有下一步动作,男人睁开眼,她慌慌张张涂完余下的部分,耳朵已经红得滴血,自然没逃过纪樱的眼睛。